心见闻‧马来貘起的缘 晴天娃娃祈的福 午后懒懒地跑

在乱世中活得一事无成是他的座右铭,在日常中过得慵懒成性是他的生活态度,台湾超人气马来貘插画家杨承霖(Cherng),去年飞抵大马亲自探访他笔下的大马国宝稀有动物马来貘,回台后,持续将马来貘精神贯彻到底。


一场以《来貘黑白乱跑》(Laimo Run)为名的路跑,特地选在台北下午三点钟开跑,就是为了让大家吃好午餐、睡好午觉才来赴约。结果,这场不可思议的路跑,吸引了1万3000人参与,连他也笑称,“我是小巨蛋歌手等级了。”

心见闻‧马来貘起的缘 晴天娃娃祈的福 午后懒懒地跑从白天跑到黑夜,Cherng看到如此多人从面子书走到了他面前,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。他坦言,那个当下心情是紧张的,只是他最终成功克服了要面对群众、说很多话的关卡。

去年8月份,《中国报》随同Cherng参观雪州双溪杜顺大马唯一马来貘保护区,即是位于雪州双溪杜顺野生动物保育区,直击报导了他首次零距离接触马来貘的奇妙感觉之后,今年10月初,本报记者再次跟Cherng在台北会面。

这一回是去看一场因他之名而进行的路跑,路跑的名字跟他向来的随性创意一脉相传,那就是《来貘黑白乱跑》,是真的“乱跑”,抑或认真的“run”,单是取名就已看出这个年轻创作人玩味的心思。

抵达台北之前,台湾正面对可能遇上潭美台风过境或是擦身而过的忧虑,连日的雨水让Cherng相当担心,于是,他不只自制晴天娃娃祈求放晴,也号召亲朋好友做了100个晴天娃娃。结果,跟他在路跑当天进行访谈时,台北天空睛空万里,还有暖暖的阳光来给他跟一众来“乱跑”的粉丝们,加油打气。

路跑在台湾很流行,据策划此次路跑的华研文创副理吴昭莹透露,在台湾,每年大大小小的路跑有一千多个,此次《来貘黑白乱跑》突破1万3000人次参与,连在个人官方面子书上拥有逾106万粉丝的Cherng,也给这个数目字惊讶、惊喜到了,这个人数超乎预期。

自2011年与2012年间开始通过生活图文传递心情写照,迅速受到注目,并且在面子书累积高粉丝人数与人气之后,Cherng在接受《中国报》访问时说道:“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已经到了一个高度,想要再往上突破,好像只有这幺大规模活动,才是符合我可以再做挑战的方向。”他直言,这有点像演唱会的感觉。

但经此一役,他笑言,以前没有经过认证的“插画界江蕙”,现在终于可以用票房来认证了。现场人山人海的路跑参与者就是最重要的证明,一个插画家能从幕后走到幕前,他说:“以前的插画家都宅在家里作画,现在居然要办起活动来了,‘插画家’是越来越难定义了耶。”

心见闻‧马来貘起的缘 晴天娃娃祈的福 午后懒懒地跑↓3公里路跑里数,成了好些人人生中的第一个路跑。

史上最懒睡个午觉再跑

凭着一个好胜的心,他当初决定给自己这样一个挑战,环顾现场,未必每个人都认得出作者Cherng,但大家肯定冲着他笔下的马来貘而来,以跳脱艺术形式且如此大型活动跟读者见面,这也是他在2018年在插画界闯出的另一个开创性局面。

在构思《来貘黑白乱跑》之际,Cherng也是出谋献策的一分子之一。据吴昭莹指出,此前,台湾也有过一些以角色,例如史奴比为主题的路跑,但要怎幺做才能贴近马来貘这个慵懒的动物的风格,这让他们绞尽脑汁。

在再三考量之后,在意识到时下的人们都愿意到户外运动,加上想要办一个马来貘粉丝都可以参与的活动,于是,拍案敲定了这个不一样的活动。

“起初的概念是史上最懒惰的路跑,所以,全程只跑3公里。另外,一般路跑开始的时间是早上6点钟,但《来貘黑白乱跑》安排在下午3点钟开始。“这个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安排,引致许多人询问要不要增加路跑的里数。”

一开始,如此安排受到了不少质疑。“只是,Cherng却坚持了下来,后来,网络上的反应,给他们大派定心丸。”

对于那些从未参与过路跑的人会觉得,3公里在他们接受的范围,因此,《来貘黑白乱跑》就成了许多人人生中第一个路跑;至于下午时段才来跑,也是别有居心,“大家还可以吃个午餐、睡个午觉后再来,而且是为了吃更多东西而来跑步。”

所以,不论是里数还是时段的精心策划,《来貘黑白乱跑》还是跟慵懒脱离不了关系,如此别出心裁的安排,让参与的路跑者大呼“不可思议”。

心见闻‧马来貘起的缘 晴天娃娃祈的福 午后懒懒地跑→一趟《来貘黑白乱跑》之行,不只是为强身健体而跑,也为了马来貘周边产品而来。

不争才是赢做自己最爽

到了路跑当天,成千上万的路跑参与者陆陆续续来到现场,大家穿着印有人气马来貘肖像的T恤,手持绿色周边产品, 用一种参加园游会的心情赴一场“乱跑”的“run”,而不是纯粹的来拼输赢,如此氛围比较符合Cherng给马来貘的角色设定──不争才是赢的道理。

为了隆重且慎重其事,路跑当天特别邀请台湾桌球王子江宏杰前来助阵,也有来自新加坡的亿万翻唱女神文慧如现场演唱主题曲“一事无成”,这是马来貘出道5周年时,文慧如一手作词谱曲的歌曲,“……都不要再比较/谁比谁住得好/快给我一张床/睡觉 ……最爽还是做自己。”

有歌可听、有路可跑、有美食可吃、有小竞赛可玩、有幸运奖可抽、有瑜伽可跳,重点是,大伙儿可以同欢共乐,台北的秋天暗得特别早,但无阻于路跑者在“乱跑”之后,在暮色中与舞台上的Cherng作近距离交流。

但见Cherng享受着、珍惜着一次过与如此庞大粉丝见面的机会!在这之前,他就只是在网络上获得成千上万的赞,他指出,再多也只是一个数字罢,“可是,今天看到的一个个人,都是有生命的!我都被这浩大的温暖场面感动了,快要哭了,但人太多了,只能想一些好笑的事来掩饰掉它。”

他有感而言,未来,笔下的马来貘个性不会变,变的是他的心境,“原来,马来貘可以做到这幺多事情,甚至可以路跑。”对他而言,这次路跑的成功,是一个奇迹!

生命中有大大小小的奇迹,正如他在台湾画马来貘,画到亲访马来貘的故乡大马。自从去年与马来貘零距离接触后,他近一年来画的马来貘,不只是表情多了,笔下的它更生动了,“以前都无法看得如此立体的马来貘,那一次之后,我的角色有更多面向的发展了。”

每一次遇见都是一场收获与突破,而这一切都会带领我们通往另一个新挑战!《来貘黑白乱跑》的下一站会在哪里呢?

最懒的起步跑最远的路

回首来时路,虽然他通过笔下的马来貘标榜一事无成、慵懒成性的生活态度和个性,但在现实世界里,Cherng每一年都予人展现他驾驭突破性进展的能力。

细数过去事,他于2013年成为台湾首个在LINE贴图上架的图文创作者,开创黑白作品上架的格局;2014年,与知名电器品牌跨界合作设计的电器迅速卖光,“插画界江蕙”的称号不胫而走。

到了2015年,他正式进军金融界殿堂。2016年,马来貘成为首个台湾角色与日本三丽鸥(Sanrio)角色蛋黄哥联名,组成最“懒散”黄金组合;2017年,推出呕心沥血之着《来貘新定义》。

为了维持他自称的“国际知名插画家”的江湖地位,他一直都善用与生俱来的敏锐心思掌握人性,诙谐笔调绘故事,以图文戮破人间心事,让芸芸读者在他的故事里找到自己,找到共鸣。

这次的路跑也不例外,“这是我第一次面对票房的压力,史无前例的出现紧张。”路跑开始前,在棚里的他,一直踱步来、踱步去,在关键时刻,他依旧不失搞笑本能,“这攸关面子问题呀。”高人气的面子书,怎能给真实面子给弄丢了呢?

《来貘黑白乱跑》结束后,他在面子书上传了一张江宏杰公主抱他的照片,并写到:“我是福原爱,我追求第一。”这话里头说的是他从来都让自己处于走在前面的状态,不断做出创新的事情,追求第一的初心不变。

在台北成功举办了《来貘黑白乱跑》之后,他的下一个挑战,即是“run”得更远,“不是增加路跑的里数,而是通过路跑把马来貘角色带到更多地方,也把马来貘保育意识伸展到更远的地方。”

特约:子若

部分图:华研提供

心见闻‧马来貘起的缘 晴天娃娃祈的福 午后懒懒地跑→台湾桌球王子江宏杰公主抱起Cherng,是当天的节目高潮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