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见闻‧笔墨江山无限好

岁月天天一笔一撇一划过,壹、贰、参、肆、伍、陆……


转眼“登陆”耳顺之年,上了“岸”的经典学堂堂主傅承得,在这个特别日子里给自己特别的礼物……

年六十岁生日,送给自己三份礼物:一是‘道心墨骨’书法个展,二是‘人生五书’套书出版。”

这是大马着名文化人、傅承得经典学堂“堂主”傅承得于去年12月16日在面子书分享的一则心情状态。

在过每一个生日的时候,绝大部分人都会期待别人送的礼物,也不论接收到的礼物喜欢与否、适合与否,我们渴望的是拆礼物时那份既惊又喜的心情。

当人生走到某个阶段,同样对生日礼物抱有期待,不同于过往的是,我们不只是知道自己想要的礼物,同时还有能力送自己想要的礼物了,惟有自己才知道送什幺礼物给自己才最值得。

像美丽一辈子的台湾艺人林青霞,用一本书《云去云来》来庆一甲子岁月;像大马的继程法师、唱作人周金亮跟报人潘友来联合创办《同窗文艺奖》迎接六十岁生日。

有能力送一份礼物给自己已经难能可贵,即将在今年五月走入六十而耳顺之年的傅承得,却豪气地要给自己送上三份礼物,此等豪情令人侧目,也勾起我们的好奇心,当然要找他来聊聊生日与礼物这件事。

心见闻‧笔墨江山无限好

学习书法自娱娱人

甫踏入2019年,“道心墨骨”书法个展即将于1月5日在槟城傅承得经典学堂粉墨登场,作为春节系列文化活动的首炮,这个“道心”指的是是次展出作品,以儒家、道家核心思想、人生哲理的句子为主,墨是字,笔则是骨。

今年这份生日礼物,他用了七八年时间来准备了,认真提起毛笔那一年他还在大将出版社当社长,“当时发觉到,一直都用硬笔写字、键盘打字,感觉到劳累了,于是开始拿起软笔,尝试去写。”

提到书法,他跟国内众多华裔莘莘学子一样,从小学开始到中学就接触书法,“念大学时还曾必修书法呢。”尽管如此,那些年写书法不过是为了交功课,他有感而言,确实有接触机会,始终没有好好学习。

他52岁左右才开始书法学习之旅,在他看来,有的学习是要靠机缘的,“有些东西是为了谋生而被逼学习,而书法这种属于文化艺术的技艺,当你处在忙于谋生的生命阶段,即便有心学习也没用的。”

这些年来,他发现到,学习书法也是退休生活的一种安排(一笑),“对呀,不然老来干嘛呢?至少这书法可以自娱,也可以娱人一下。”

在对书法认真起来之后,这位从前勤于写诗,后来当了16年的社长,2015年搬回槟岛,在当地设立傅承得经典学堂,开始导读经典的他,说道:“书法可以让我们静下来。”

他以过来人身分表示文字创作也会有写累的时候,此时此刻,让他重新遇见书法、学习书法,无疑给他找到了能够休息的机会、能够喘一口气的空间。

与阅读并进方能进步

有了安静以后,他真正体悟到书法的美不胜收,“书法是中华艺术的最高层次,它比画的层次来得高,因为它除了具有抽像思维之外,与此同时,也包涵了书写者的个人修养成分。”

他指出,其书法老师曾木华非常强调,书法跟书写者的文化涵养,包括阅历的多寡非常有关系,否则写得再好,也只不过是个书法匠,而不是书法家。

这一番话使他想起宋朝文人苏东坡说过的一句话:“退笔如山未足珍,读书万卷始通神。”意即用的笔堆成山,也未必能写出好东西,惟有多读书才能写出真正的好作品,所以,书法与阅读需要齐头并进。

此外,他向来认同,书法是视觉美术的最高层次,“尤其是来到行书或是草书的书体。”可以说,书法于他不只是打发时间,同时也给生活添加几许笔墨纸的乐趣。

“慢慢的,我会把心思与时间投入其中,最初的过程叫做‘学习’,学习怎样让自己的毛笔听话,以便可以掌控下笔时字的粗细,以及所制造的效果,让自己做到得心应手。”他声称,这个过程至少要3至5年时间。

“刚开始,书法老师给我两个选择,是专注于楷书抑或隶书,以其中一个作为基础。”这是比较适合,也比较容易进入书法门槛的书体,“老师对我说,在学习书法的前面两年,避免同时学习这两种书体,因为两个书体的要求不同。”

他于是选择了隶书,也乖乖地学它好几个年头,“严格来说,隶书比楷书更为古老,有种古朴的味道,也在个性上比较开放的。”若是书法有性格,那幺,书体的选择跟一个人的性格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“实际上,楷书是相当严肃的,它的每一笔、每一划都非常讲究;相较于楷书,隶书在某些方面可以让我比较任性,也比较自由。”

“从第三年开始,我自个儿练楷书,原因非常简单,那是因为我的落款实在太丑,一定要有楷书的底,落款才会好看一点。”

在对笔的使用比较熟悉,还有对笔划和运笔等环节有了相当把握,且达到自己的要求后,就可以开始练习其他书体了,他透露,现时也开始练习行书了,而这样的转化过程存在一定的难度。

任何美事都需要时间去成就,更要有勇气去叩响那道大门,如今他乐于沉浸在各种书体的美之中。

中国书法有篆、楷、行、草、甲骨文、金文、大小隶等等不同书体,问到他最爱的书体,他不假思索回答道:“我都喜欢。”在他的眼里,每一种书体都有其长处,“最重要是去抓住某个碑和帖的精神面貌。”

心见闻‧笔墨江山无限好

60岁生日礼物道心墨骨

“道心墨骨”书法展的构思之所以浮现在他脑海且开展在即,他觉得,这算是学习书法的阶段成果的展示,也顺道为经典学堂筹募运作、活动经费,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之。

对于学习书法这件事,他坦然地说,人生走至这个岁数才开始学习和办展,不会期待自己能达到多高成就,抑或会成为多出色的书法家。“纯粹觉得,到了某一个时候,给自己的一份交代。”

“所以,把它当作60岁的生日礼物,也不错啊!当然,也期望往后可以更上一层楼,如此而已。”

“艺术本来就是学会在生活中欣赏它、享受它,那就够了,不要去要求太多。”所以,他也不曾想过用书法来写自己创作的诗。

“这次展出作品之后,假如还有下一次,那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”至于如何不一样,当然无人拥有预知的能力,“一个人到了一甲子的年纪,就不要有太多期待,太多期待会使人刻意,刻意就会令人痛苦。”

“所以,有的事情不是不可以做,但,要学会少一点刻意、多一点随缘,把得失看得轻一点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”说白了,就四个字——随遇而安。

年龄只是数字心境才是关键

人生有不同阶段,傅承得认为,60岁是属于重新开始的阶段,“因为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呀!”经典是他当下的中心亦是重心,“我觉得,经典是一辈子都学不完的东西,因而需要持续学习。”

回到槟城以后,外人看他宛若处于半退休状态,实际上,他花了大量时间在阅读跟思考,不只是广泛涉猎哲学,也阅读宗教,“那是读不完的。”

此时此刻,书法被他视为生活中的一种调剂,练习书法随心亦随兴,“早上起床精神好,可以写一点;到了晚上看书累了,也可以写一写。”

多年以后的今天,他方体会到,生活中也不尽然只有阅读,偶尔可以写书法,还可以到海边钓鱼。离开看不见海的吉隆坡,老家让他得以做一样的,而且还是且他想要做的事,多好。

随着今年即将登“6”,在感觉到身体机能慢慢老化之际,心灵是否也跟着老呢?他认为,这就得看个人的努力了,“我觉得,心灵上,我年轻了。”何以有此言?“因为不断在学习嘛。”

“每天都会有不同的新东西、新领悟,就会发现到人生还有很多可以乐观其成的东西。”年龄从来都是一个数字,心境才是决定一个人老不老的关键词。

至于文前提到他要给自己的三份礼物,第三份会是什幺?他笑答:“那个还不确定,现在无法公布。”卖关子?我们且拭目以待。

报导:子若

摄影:李文源/纪允贤

心见闻‧笔墨江山无限好心见闻‧笔墨江山无限好